您正在浏览是   新闻中心  >  常州社会  > 正文

景德镇治疗近视手术费,景德镇治疗近视手术费用,景德镇治疗近视手术要多少钱

发布时间 2017-11-21 01:17:50    来源 常州晚报    编辑 郝想想    责任编辑王小明
 条评论   去评论> 选择文字大小  

景德镇治疗近视手术费,

原标题:高考恢复40周年 那些人那些事 听几代人讲述他们的“人生大考”(组图)

汪庆生近照

王毅在大学期间

1983年高考准考证

戴孝林近照

魏华大学军训时

孔庆涵近照

编者按

1977年9月,中国恢复已经停止了10年的高考。今年是恢复高考40周年。本报精心采访了几位1977、1979、1983、1987、1997、2007、2017年的高考生,他们的人生,是这40年来中国变革的缩影。

1977年

高考前3个月,没脱衣睡过觉

人物名片

汪庆生,扬州职业大学管理学院原副院长。

“高考前3个月,没脱衣睡过觉,除了上班就是去高考补习班,不管昏天黑地,只有一个明确的目的——看书学习。”虽然1977年的高考已过去整整40年,但是汪庆生依旧觉得复习迎考的日子历历在目。

他今年62岁,对于亲历过的1977年高考,他有如下总结,“高考不仅仅是一场考试,更重要的是一种历练,在我今后数十年的教学生涯中,我的高考精神激励着一批又一批的学生。”

汪庆生的老家在老城区双东地带,是土生土长的扬州人,父亲也是一名教师。他小学在梅岭小学、初中和高中在五中(现田家炳中学)就读,在上世纪60年代,人们还没有重点学校的概念,大家有学上就很满足了。

1976年他高中毕业,在红十字医院药剂检验室工作,一个月收入13块钱。

1977年,全国恢复高考,汪庆生得到消息后,第一时间把高中课本拿起来,回到母校参加高考复习班。回忆起复习迎考的那段日子,他说可以用4个字来形容——废寝忘食。

“高考前3个月,我就没有脱衣服睡过觉。”汪庆生说,一下班回来就看书,看累了就趴在书桌上睡觉,一觉醒了,哪怕是夜里两点,也接着继续看书。

“我拿到准考证的时候,非常激动。”汪庆生说,很多人都想不通,医院里工作多好,为什么还要受苦来高考?“我只是想有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不要让人生在一条轨迹上行走。”

“第一次参加高考,也是国家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场高考,坐在考场里,我觉得是在做梦。”汪庆生说,他的高考成绩只够上扬州师范学院的大专,但是高考的经历却是他人生宝贵的财富。

汪庆生所在的高考补习班里,有年逾30岁的夫妻在备考,丈夫帮妻子复习。还有3个孩子的母亲,她根本没有时间照看孩子,把孩子放在邻居家。每次到了放学,她总会对年纪小的学生说,“向你的父母致以兄弟般的问候。”最神奇的是一位女同学,之前根本没有学过英语,就在准备高考时才开始学英语,几乎是拼上了整条命啃书,最后居然考入了英文系,后来还成为大学英文教师。

通讯员 田岚 记者 余佳

1979年

复习迎考,体重少了20斤

人物名片

王毅,我国城市管理法学新学科奠基人和创始人,致力于从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上研究城市管理法制问题。现为扬大城市管理研究中心主任、法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市政公用专家委员会专家。

“高考改变了我的命运。”昨天,面对记者采访,王毅由衷感叹。

1957年9月,王毅出生于吉林市。1977年恢复高考时,他正在当兵。“我是1976年年底,中学没毕业去当兵的,当时听说恢复高考了,心情特别激动。”

1979年1月,已经转业回到吉林市电视机厂上班的王毅,决定参加高考。

“当时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就是想上大学,尝尝大学生的生活究竟什么样。”王毅的决定得到了父母的支持,也遭到了不少人的反对。

“你在电视机厂上班挺好的,收入稳定,还有前途,干嘛高考呢?说不定以后还没有现在好呢。”身边不少亲戚这样劝阻。当时电视机厂也不支持他高考,“人在单位干着,又想考大学,这不是脚踏两只船嘛。”

王毅中学都没有毕业,面对高考,文化底子薄弱是摆在眼前的现实问题。他下定决心,白天上班,晚上复习。“当时参加了辅导班,每天晚上去上课,回来以后接着学,学累了就在桌子上睡着了,醒了再接着学。”

就是靠着这样的顽强毅力,1979年9月,王毅考入东北师范大学政治系。他的体重整整少了20斤,进入大学的时候才104斤。

上大学后,面对新鲜的一切,王毅坚定信念,认真学习。“像海绵吸水一样”,每天拼命学习。

上本科期间,他成为学校唯一在核心期刊上发表了3篇学术论文的学生。1983年7月本科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吉林师范学院任教。1987年7月考入武汉大学法学院民法、经济法助教进修班;评为教授时,还不满38岁,成为当时吉林省最年轻的法学教授。

“我永远感谢高考!”如今在扬州大学从事城市管理法学研究的王毅,深深感念高考。

记者 刘冠霖

1983年

预考惨烈;高考安排在最热的7月中旬

人物名片

袁益民,扬州晚报副总编辑。

袁益民1982年第一次参加高考,虽然落榜了,但他表示还是很幸运的。因为那年先要预考,他们那所农村中学,位于全县最偏远的东南角,师资非常缺乏,语文和历史是同一位老师教,数学和地理也是同一位老师教;老师很有水平,也非常尽心尽力,但这样的情况,神仙也教不出好成绩啊。县中预考的通过率可以达到90%以上,甚至100%,他们那里文、理各一个高三班,文科班通过预考的10人左右,理科班20人左右。“相较于读了10多年书连高考考卷都摸不到的人,我当然是幸运的。”他说。

那年高考之后,他们那所中学的高中就停办了,他只好到别的学校谋求复读。那年头农村中学能考上大学(大专、中专)的应届生实在是凤毛鳞角,他们班只有一位姓杨的女生以应届生的身份考取了中专,所以复读并不是一件很丢人的事。到了1983年,同样要先过预考这一关。因为他上一年只考了356分,预考的免试线360分,他差4分。现在回想起来,他觉得预考比全国统考还要惨烈,如果辛辛苦苦复读了一年,连预考都过不了关,那等于杀了他。他必须拼尽所有的力气参加预考,好在过关了。7月正式考试,他向一位本家叔叔借了一块手表,赴考场了。1983年是很奇怪的一年,历史上唯一的一次将高考安排在一年中最酷热难熬的7月中旬。没有家长送考,7月14日下午1点多钟,他们挤上农村班车去县城。他说,“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走进伟大的县城。”因为要考试,根本没有看到县城是什么模样。晚上住在潮湿的招待所里,没有电扇,更没有空调,闷热难耐,根本睡不着。他在招待所的院子里不停地走来走去,直到实在太困了,晚凉了,才回到床上。考场设在襟江小学,小学生用的桌子凳子都很矮,他们毕竟是高中生了,坐着很不舒服;但因为紧张,大家都顾不得那么多了。后来他才知道,襟江小学是县里最好的小学,但当时也没有任何降温设施,考生们挥汗答题目,一不小心汗水就将考卷上的圆珠笔、钢笔字洇了一片,所以要随时保持谨慎,不要将手臂搁在卷面上。他说,他那一年的状态极其糟糕,一是考试前发烧发了差不多一个星期,他是穿着夹克衫去考场的;二是预考时已经将力气用完了,这个时候整个人已经僵了,根本谈不上正常发挥,他是硬着头皮走上考场的。考完试到家,已经是7月18日凌晨,他整个人都瘫了,在家大睡了3天3夜。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那年的文理科分数线都是473分,他居然超过了本科线28分,到现在他还觉得是一场梦。他不敢回头去想,如果第二年再失利,以后的日子怎么过?事实上,那年头,第一年差1分,第二年差3分,第三年差10分……距离分数线越来越远的人不在少数。

高考是他一生中最艰苦的搏击,虽然不堪回首,但磨炼了他的意志。“连那样的"刀山火海"都上过了,后来的学习、工作、生活中,还有什么不能对付的?”他笑着说。记者 杨婉

1987年

艺考前,不知道到底考什么

人物名片

戴孝林,1966年出生。毕业于西北纺织工学院(现西安工程大学),现任扬州职业大学老师。

戴孝林从小酷爱美术,没事闲来总爱画上几笔。1986年,作为艺术生,他在高邮送桥中学参加了人生第一次高考。他回忆,当时艺术生参加高考的第一步就是要先通过各招收艺术生院校专业考试,还没有全省艺术统考。毫无经验的戴孝林,和其他几位送桥中学同学一起, 第一次艺术专业考试失利了,但他并不甘心。

经过多番打听,他们了解到,南京建邺区文化馆有人专门办了艺考生的培训班。直到和全省各地的艺术生聚在一起学习培训,他才真正了解到艺考到底考什么,并非天真地胡乱画几笔就能考上大学。

1987年,时机成熟了。这次,戴孝林毫不费力地就通过了艺术专业考试,接下来几个月他全力以赴冲刺文化课。当时想要参加正式高考,必须通过高考前的预选,预选基本要刷掉2/3的高中生。“经过预选筛选后,教室里同学一下少了很多,让人感觉有点凄凉。”

戴孝林记得,高考时送桥中学统一包了几辆车,把考生一同送到高邮参加考试,“虽然我已忘记当年到底是以怎样的心情走进考场的,但是最终我奋力一搏成功了。” 记者 邱凌

1997年

父母请了3天假,全程陪考

人物名片

魏华,毕业于新华中学、扬州大学,现为扬州旅游商贸学校商贸系主任。

“高考过去那么多年,很多细节已经记不清楚,但那种紧张的情绪,至今还有印象。”魏华说,她毕业于新华中学,考场在扬大附中,高考3天,她紧张得晚上睡不着觉,也没什么胃口,害怕自己发挥不好。

“现在很多家长会在外面陪考,其实20年前也是这样,当时我父母就特地请了3天假,全程陪同我参加高考,一人接送和陪考,一人在家烧饭。”魏华说,“那时候,学校本科达线率还没现在高,10个学生中也就三四个能考上本科吧,所以我的目标就是考上本科。”最终,她的分数比二本分数线高出10多分,但离一本还差几分,算是高考的遗憾吧。

根据当时的就业情况,魏华和父亲最满意的专业是会计(师范类)专业。“这个专业是既可以当会计,也可以当老师,对于女孩子来说,这都是很好的就业方向,而且这个专业只有扬州大学有,分数也够,学校也离家近,所以我和爸爸对这个专业都很满意。” 记者 乔云

2007年

7分钟写就800字高考作文

人物名片

黄敏,江苏瑞盛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科研技术人员。

黄敏坦言,那段高考复习的日子,虽然辛苦,却是人生中最有规律的简单生活。“第一门考语文,我做题做得比较细,没有把握好时间,等到广播上说,还有15分钟交卷的时候,我的作文一个大字都没写,而且答题卡也没涂,当时紧张到发抖,但很快我就冷静下来,先把答题卡涂好,然后花了7分钟左右的时间将800字的作文写好。”黄敏说,她语文最后考了110分,作文大概就扣了几分。

“考完语文出了考场,我就哭了,腿都软了。好在后面几场考试,还比较顺利。”黄敏说,回忆起高考岁月,她觉得高考如战场,这句话一点都没有错。“我记得当年数学一道选择题,是以前考过的题目,但我还是做错了,就因为这3分,我从一本掉到了二本,但我庆幸考上了本科,试想一下,如果没有在语文考试中,那种突然的爆发力,可能我连大学都上不了。”

记者 乔云

2017年

每天全家一起学习,非常安静

人物名片

孔庆涵,扬州中学高三(4)班学生,清华大学领军计划优秀等级获得者。

孔庆涵今年已经获得了清华大学领军计划优秀等级,将直接进入面试,在高考中会有较大分数的优惠。

回顾12年的求学之路,孔庆涵最感激的是父母。“我的爸爸妈妈都是老师,从小到大,每天晚上我们家里都有很浓厚的学习氛围。”每天,孔庆涵和爸爸妈妈一起看书学习,家中非常安静。

谈及高考,孔庆涵表示,父母并没有给她太多压力,“他们一直告诉我,只要尽力就好。”小学的时候,孔庆涵成绩并不突出,但是心态非常好,各科学习很均衡,这也成为她几乎没有薄弱学科的原因。

进入高中后,为了节省时间,父母和她在扬州中学附近租了房子居住。“放着西边好好的房子不住,租住在旧房子里,也是父母对我的支持。我会努力,实现自己的梦想。”

记者 刘冠霖

作者:刘冠霖

责任编辑:

下载客户端 参与人数,评论人数  去评论>
延伸阅读
更多
读图时代